曾是西马最大脚车行百年老店福源隆旧行业面临消失

作者: 时间:2020-07-16贴近生活569人已围观

曾是西马最大脚车行百年老店福源隆旧行业面临消失曾是西马最大脚车行百年老店福源隆旧行业面临消失曾是西马最大脚车行百年老店福源隆旧行业面临消失曾是西马最大脚车行百年老店福源隆旧行业面临消失曾是西马最大脚车行百年老店福源隆旧行业面临消失曾是西马最大脚车行百年老店福源隆旧行业面临消失曾是西马最大脚车行百年老店福源隆旧行业面临消失曾是西马最大脚车行百年老店福源隆旧行业面临消失

早年曾是西马最大脚车行的芙蓉福源隆脚车店,明年将跨入创业100週年的历史大关,然而,在没有接班人及老东主独力难支的情况下,这家老字号终究还是敌不过时代变迁和现实因素的考验,可能将成为消失中的传统旧行业,令闻者唏嘘不已。

曾是西马最大脚车行

福源隆脚车店位于芙蓉市区拿督班达东卡路一栋百年建筑物里,由已故关凤声先生于1919年创办,因此,它将于2018年迎来“百岁大寿”。

关凤声生前也是芙蓉兴安会馆和福莆仙联谊社的创办人之一,他创设的福源隆主要是代理、批发和维修脚车,不仅如此,该店过去也曾从英国、日本及德国进口货源,并在把脚车组装好后,批发转运到森美兰、吉隆坡、马六甲和彭亨各地。

关老先生的儿子也曾创办一家链条厂,主要是生产脚车和摩多的链条,由此可见,关氏家族的生意脉胳极广,且当年一度是西马最大规模的脚车行和链条厂。

目前,福源隆脚车店是由关凤声的两名儿子,即现年73岁的关光庆及71岁的关光和(71岁)接手经营。

骑脚车拍拖成美丽回忆

关光庆说,他自小在耳濡目染下先学会修摩多,过后才学会修脚车的手艺。长大后,他便接手祖传生意,他笑称,他在还未学会修摩多的技术时,都是靠自行摸索的方式胡乱修一通,但最终却在这乱摸乱修的过程中掌握了调理摩多的诀窍。

关光和也说,他从小是从扫地、倒垃圾、学维修脚车做起,并未因为自己是老闆的儿子就摆架子,一切都是从低做起,并在错误中学习和进步。

回顾过往,一步一脚印的走到今天,关氏兄弟没想过,他们就这样为父亲留下的福源隆脚车店祖业打拚了超过半个世纪的光景,而且将在2018年成为福源隆迎接百年大寿的历史见证人。

关光庆和弟弟至今仍在坚守祖业,但因为他们的孩子有各自的事业,所以他们也作好心理準备,面对福源隆脚车店因后继无人而结业的局面。

关光和坦言,他和哥哥都年纪大了,凭着两老单薄的人力,要应付这一份劳力工作挺不容易,所以他打算可能再过不久就宣告退休,好好的安享晚年。

“不是我们不要继续下去,而是人老了,两个人怎样做?而且老实说,现在什幺东西都贵,生意也难做。”

每当顾客听到关光和聊起可能结业的话题时,大家的第一个反应都觉得非常可惜和不捨,一直鼓励他们坚持挺下去。由此可窥见,福源隆这家老字号与顾客之间已建立了深厚的情谊。

每个行业在不同的年代都会经历兴衰,光辉有时,黯然有时,为了不被时代淘汰,业者不得不跟着时势的转变作出转型,以求生存,但是福源隆基于一些因素而没有这样做,所以才得以保存至今仍以旧模式经营的模样。

在我们的祖辈生活的四五六十年代,脚车是普遍的代步工具,无论出远门或是去购物、看电影、去上学,大家多是骑脚车到目的地。当时的情侣去拍拖时,也多是由男方骑着脚车载着女方外出,坐在后座的女方多会双手环抱男友的腰部,以保安全。在上一代人的心中,这些黑白画面常是令他们心头一甜的美丽回忆。

直到摩多和汽车逐渐取代脚车之后,许多脚车店都因生意走下坡纷纷转型成售卖或维修摩多的店面。

不过,福源隆并未跟着大势所趋转型成摩多店,反而继续以批发、零售和维修脚车为业,关氏兄弟的这份坚持,也让福源隆得以成为一家始终如一的百年老店。

店内旧物渐成宝

福源隆店门上方至今仍挂着已有近一世纪之久的传统木製招牌,而“福源隆公司”的5个楷书金字也是从开业就挂到现在,虽然这块招牌历经岁月的洗礼,但至今仍坚固完好。

其金字招牌旁边还有一个门牌127号的小牌子,仔细一看,只见门牌号码底下印着英文字Birch Road,这是英殖民时代芙蓉大街的英文路名,中文译为美芝路,后来森州政府才将路名改为“拿督班达东卡路”。这个小小的铁製门牌并不曾因芙蓉大街易名而取下,老闆任它保留在原位,让它与“福源隆”一起见证芙蓉大街一个世纪的发展和蜕变。

走进脚车店,夹道两旁的是数之不清的脚车零件,如脚车轮辋、车胎、脚车链和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镙丝及工具,有些东西已尘封了一段时日,且从其外层的包装已经褪色就看得出来。这一大堆物品中还有一些旧零件,那些古玩爱好者偶尔会为了旧零件而找上门来。

在十多二十年前,一群专在马来西亚各地搜罗和收购旧脚车的泰国籍脚车发烧友,在获知福源隆是一家历史悠久的脚车店后,便驾着四驱车到福源隆扫货,一口气买走大批脚车和零件。他们扫走的,有一些是从英国进口的老铁马,还有Hercules、Raleigh牌子的脚车,这两个牌子的脚车对老一辈的脚车爱好者来说,可说是名牌中的名牌。

发烧友收购老铁马和脚车零件后,便翻新和改装脚车,然后再出售,虽然这当中的工夫不少,但利润也相当可观,因此,这股风潮至今依然存在。除此之外,福源隆店内的一些旧木椅、摺式铁凳,也是古玩爱好者打主意的东西,虽然这些旧物对店家来说已无用武之地,但对古玩发烧友来说,它们却是有钱未必买得到的宝。

百年店屋外热内凉

关氏家族籍贯兴化,而兴化人早年涉足的行业多数是脚车、摩多和汽车零件这方面的生意,而关凤声在还没下南洋之前,便已经懂得修理脚车的技艺,到达马来亚后,他更向当年的殷商蔡振木租下一间在芙蓉大街的双层店屋,开始经营福源隆脚车店,提供维修、售卖和批发脚车的服务。

当年,该店的租金是每个月45令吉,而关凤声在租店十多年后,蔡振木有意脱售店屋,于是,关凤声掏钱将之买了,从此,福源隆脚车店便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家”了。

这栋双层店屋至今未经过扩建或装修,并保留典型的传统老店外貌,内有天井和窗户,即使烈阳曝晒,外头的天气再炎热,福源隆脚车店内总是凉爽,因外在的热气无法“改变”店内的温度。关光庆笑说,这就是传统老店独有的另类“温室效应”。

只要福源隆有营业的日子,就必定会看到关光庆悠闲地坐在店门口阅读《》的一幕,本报是他每天的精神粮食,至于路人早上只要经过福源隆,便必定会看到上述的“招牌画面”。

善心老闆 免费替穷人换内胎

早年的芙蓉市内多是双向道,街上很少轿车,大多数人以脚车、三轮车代步,所以在那个年代,脚车店的生意客似云来,单单在芙蓉市区就有十多间脚车店提供售卖和维修脚车的服务。

福源隆营业了近百年,这100年看起来似是很久,但这家老店在过去100年来的服务收费的涨幅并不大,关光庆和关光和两兄弟遗传了父亲生前乐善好施的美德,向来秉持薄利多销的策略,收费公道,所以,很多顾客尤其是友族特别爱光顾福源隆。

举个例子,在1950年,到福源隆修补脚车内胎只需缴付30仙的费用,如若更换内胎则需支付3令吉50仙、换脚车链则要价5至6令吉。时隔近百年的今天,虽然百货通膨,样样都涨价,但在福源隆更换脚车内胎的费用也只是从8令吉起跳至十多令吉,而换一条脚车链则是只要花费9令吉左右。

在这个年代,脚车内胎漏风已经很少人要补,大部分人都索性花钱换新的。有时候,一些被换掉的旧内胎还能继续使用,关氏兄弟便会收集起来,当有贫困人士光顾时,他们便把旧内胎免费换给对方使用,为低收入者节省开销,广结善缘。

童年常免费看电影

关光庆忆述,芙蓉培华小学创校时,最初的校址位于芙蓉市区,也就是现在的东姑哈山路、快乐旅店隔壁的Mari-Mari商店,后来才迁校至邓普勒路的现址。

当年,他从脚车店越过一条马路,步行两三分钟就走到培华小学上学,放学后的时光不是在脚车店里度过,就是跑到店对面的空地玩弹珠,而这块空地也就是现在的香港汇丰银行,至于空地旁则有一间当舖叫公兴当店。

空地隔邻还有一家戏院称为一景园,关光庆说,这是芙蓉的第一间戏院,也是他的娱乐好去处,当时,一张戏票的价钱是20仙,但在跟售票员混熟之后,他不用付钱买票就能溜进去看免费电影。此外,当时的电影的画面都是黑白的。

空地的路旁有卖云吞麵、冰水等食档,当年一碗麵的价钱是两毛钱,而对面的路旁则有友族同胞摆档卖沙爹和罗惹(Rojak)。

在福源隆脚车店外的路旁有一档鱼丸粉档,从下午6时开档至卖完就打烊,一碗没有料的粉是两毛钱,有料的粉则是介于三毛钱至四毛钱。

关光庆对这档鱼丸粉有一个特别又开心的回忆,想当年,他想要吃鱼丸粉时,只需在店的楼上,从窗口往下叫,告诉老闆要吃什幺,然后把一个繫着绳子的篮子吊下去,老闆就会把鱼丸粉放进篮子,让他把麵食吊上楼吃个痛快。

他一边提起这个记忆时,一边露出笑脸,虽然时光流逝,景物变迁,但从楼上垂篮子下来买鱼丸粉、溜进戏院看“霸王戏”的这些趣味片段,一直都藏在他的心里,从没离开过。

文/彭翠芬.2017.12.21

相关文章